2019年超170只债券违约 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备受

  从2019年债券违约主体所在的行业看,信用违约主要集中在综合、建筑装饰、商业贸易、化工等行业;从企业性质来看,违约最多的企业是民营企业,其次是公众企业;同时,2019年上市公司债券违约占比小幅提高,北京市、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等地区的违约规模排名靠前。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总体来说,2019年新增违约主体的行业较为分散,这一特征与往年一致,即我国债券市场的违约主体并无明显的行业规律。张旭分析,自2014年有债券违约事件以来,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已经有26个出现了违约,违约主体的行业覆盖度很高。其中,违约主体最为集中的是综合行业。一方面,这是因为该行业发行人的数量较多;另一方面,这体现出债券违约人在企业经营特征上的规律,过度多元化的企业更容易违约。
 
  “债券适当违约是正常现象,只要处理得当,中国债市翻过大山后会迎来更好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近日表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债市累计共有160余家企业、480余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违约规模3000亿元,但该数字与全国4500多家发债企业相比“并不算太高”。
 
  1月13日晚间,上海清算所发布业务提示称,2020年1月13日是西王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的付息兑付日。截至当日日终,上海清算所仍未收到西王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西王集团此前已经有多只债券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信用债偿债压力也不小。国金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岳表示,2020年,信用债待偿规模总量为79606.14亿元,与2019年基本持平,其中到期总量为48169.61亿元,本金提前兑付金额为2846.56亿元,16357.17亿元债券进入回售期。信用债待偿规模月度分布相对较为均匀,高峰将出现在3月、4月及8月,需要关注阶段性信用风险。
 
  “2020年信用债到期压力略高于2019年,但随着近年来高风险主体逐步出清以及新发债主体向高等级的集中,存续发行人信用资质将提升。总体而言,2020年债券市场信用风险整体可控。”李诗认为,在整体信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结构性风险仍存在,低资质主体将持续存在再融资压力,并面临市场出清风险。
 
  从此前违约债券主体看,民营企业、低资质主体的信用风险较高。对此,市场机构依然将其视为未来一段时间结构性风险的主要来源。
 
  申万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师孟祥娟表示,随着今年中低等级债券到期减少及基本面下行趋势减弱,预计债券违约数量将减少,影响会减弱,但弱资质债券在经济下行过程中的尾部风险仍应当防范。李诗表示,需要具体关注几方面的信用风险:一是弱信用资质民营企业的信用风险,重点关注公司治理问题;二是关注周期性行业、出口导向型行业以及房地产行业尾部主体的信用风险;三是部分区域的债务风险较高,警惕非标市场信用风险向债市传导。
 
  违约处置机制不断健全
 
  “由于企业经营面临的情况非常复杂,一旦产生困难,必然带来风险因素。” 邹澜表示,面对这种挑战,最重要的不是怎样保证没有一家企业违约,而是在违约之后怎么办。
 
  有市场机构统计,2018年之前,违约民企相对较少,民企兑付率为19.61%,而从2018年开始到2019年4月份,民企信用风险集中爆发之后,其兑付率快速下降至6.92%。该机构表示,求偿之路漫漫是导致市场规避民企的原因之一,站在当下,完善债券违约之后的处置机制、保护投资者利益势在必行。
 
  实际上,过去一段时间,监管机构积极发挥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作用,连续公布相关举措,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
 
  从具体举措看,2019年5月24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分别联合中证登发布了《关于为上市期间特定债券提供转让结算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和《关于为挂牌期间特定非公开发行债券提供转让结算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搭建违约债券专门处置交易平台。2019年12月27日,央行、发改委与证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公司信用类债券违约处置有关事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正式建立债券违约的统一处置机制。
 
  从债券违约处置交易实践看,多个模式已经在探索之中。在人民银行的推动和指导下,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在违约债券的处置上进行了探索和实践,分别推出“匿名拍卖”业务和“动态报价机制”模式。
 
  天风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表示,综合来看,在债券违约规模不断提高的背景下,2019年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旨在完善债券交易的链条,加强信用风险定价,理论上可以推动债券市场流动性的提高,尤其是高收益债券的流动性。
 
  2019年超170只债券违约 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备受关注
 
  刚刚过去的2019年,债券市场违约案例持续增加。数据显示,2019年有超过170只债券违约,违约金额约1200亿元。在各方逐渐适应违约进入常态化的同时,信用债违约也不断新增一些出人意料的案例,比如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既有知名高校企业债券违约,也有城投私募债给市场带来震动。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债券违约持续高发,但无论是从市场发展的客观规律,还是从国际经验来看,违约是在债券市场逐步成熟的过程中难以避免的现象,应当客观理性地看待债券市场违约风险及其影响。随着违约债券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如何妥善处置违约债券成为市场与监管层高度关注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相关举措有望进一步亮相。
 
  过去几年,我国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逐渐增多。2018年全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共有46家发行人的130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发行金额1243亿元,同比增长219%。而2019年,这一违约高发趋势依然继续。
 
  “2019年债券市场信用风险整体维持在较高水平,共有173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发行人共65家,新增违约主体38家,违约金额合计1178.29亿元。2019年公募债券市场的主体违约率为0.73%,较2018年下降0.15个百分点。”中诚信国际研究院评级与债券市场研究部总经理李诗表示,2019年债券违约主体呈现几个特征:民企依旧是主要违约主体,但地方国有企业违约现象同比增多;信用风险表现多样化,债券展期、劝退回售、场外兑付现象增多;公司治理问题凸显,主要涉及公司管理层及实际控制人风险、股权或资产冻结质押风险、信息披露违规风险、担保及关联方风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